笔趣阁
  1. 笔趣阁
  2. 耽美小说
  3. 男主发疯后
  4. 第二百二十八章 爹来了(求月票)
设置

第二百二十八章 爹来了(求月票)(1 / 2)


“小姐小姐……”

姚婉宁性格沉稳内敛因病了多年乖巧懂事知道身边人替她担忧极少情绪外露。

此时突然大哭流泪一下就将清元吓到了。

“你是不是做恶梦了?”

清元想要披衣出门去唤柳氏姚婉宁坐倒在床上哭得肩膀直抖。

她双手捂脸也说不清内心之中是个什么样的感受——没有想象中摆脱了这纠缠自己多时的古怪梦境的轻松感反倒心中有些空落落的说不出的难受。

“不要惊动旁人。”

她不愿惊扰柳氏也不愿将妹妹吵醒了。

大家都很不容易柳氏今晚饱受刺激不能再让她为自己再烦忧;而妹妹近来都为自己的事而奔走累得病倒高烧三日不退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也不应该再被自己吵醒了。

“是我只是做了一场梦如今梦醒了。”

她双手捂脸深吸了几口气强作平静的将这话说完但眼泪却是流了又流。

……

这一夜姚守宁睡得很香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了。

今日是个难得的好天气阳光将冬日的阴霾穿透照过半撑的窗户洒入屋中。

“冬葵——”

她刚一呼唤就听到‘噔噔噔’的脚步声传来。

不多时有人伸手拉起帘子冬葵那张满带笑容的脸出现在床侧:

“小姐醒了?”

“唔。”

姚守宁点了下头随即便有一只手摸到了她额心之上冬葵欢喜的道:

“已经退烧了!”

她这一场病来得快去得也快。

休息好后她的气色看上去好了许多双颊浮现出嫣红。

冬葵怜惜的替她拉了拉被子以掌心将被角压实了:

“小姐饿不饿?”

“厨房准备了两种粥都是补气养神的……”

她不提吃的还好一提起来姚守宁迅速就饿了还觉得饿得心慌。

躺了几天昨夜也仅喝了些粥水到了此时早就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

听到冬葵这话姚守宁直吞唾沫拼命的点头:

“饿了快给我准备。”

冬葵听她要吃东西更是开心:

“我先替你找衣裳倒了洗漱的热水就去。”

说完立即便要去翻柜子。

姚守宁强忍饥饿听她翻找东西不由就好奇的问:

“几时了我姐姐呢?”

她与姚婉宁暂时住在一起近来姚婉宁身体好了许多清元、白玉二人腾出手来姚守宁若是忙不过来时两人也会搭把手。

可此时屋里并没有旁人四周安安静静的显然就剩主仆两人在了。

“已经巳时中(十点左右)了大小姐辰时一刻(约七点十五分)就已经洗漱好去太太那边了。”

姚守宁一下愣住!

她睡醒之后头脑清明一下就意识到不对劲。

最近一段时间姚婉宁睡得很沉夜里早早就泛困而白天迟迟不醒。

今日竟起得这样早——“莫非是担忧娘?”

她嘀咕了一声又有些失落自己的力量受到了限制不由轻轻的叹了口气。

冬葵抱了一大堆要穿的衣服过来往床上一搁转身去兑热水随口问着:

“小姐怎么才起来就叹气?”

“我想起了昨晚的事。”

说到昨晚冬葵脸上笑容一收也有些想叹气了。

“四日前代王地宫真的出事了?这世上真有妖邪?”

姚守宁出门一事瞒她不过也没有想过要瞒她。

这个世界恐怕很快就要乱套了。

妖族筹谋多年恐怕不会甘心小打小闹的。

无论是‘河神’还是代王被玷污的尸身以及代王地宫之下那陆执口中提到的另一条通道都使姚守宁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儿。

这也是她昨夜没有阻止姚翝告知柳氏真相的原因就是因为天将大乱姚家的人不能活在一无所知的假像之下。

想到此处她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是真的!”

“代王地宫中真的出了事那代王尸身被妖邪玷污、占据化为妖蛇。”

她每说一句便令冬葵眼睛更瞪大一分姚守宁愁眉苦脸:

“我怕……”

后面的话她没有再说下去接着又想起了一个事:

“对了那日我从世子手中拿回来的两本书……”

镇魔司昨夜来势汹汹且程辅云竟能将她与姚翝等人私下说过的话复述出来可见镇魔司耳目确实惊人。

代王地宫出事之后世子那两本手抄可能会被人当成证据继而对陆执不利。

“事发之后大小姐令我们暂时将它烧了。”

冬葵说这话时有些忐忑。

事到如今她也知道四日前姚守宁是与陆执一道出门珠子巷出事的马车上坐的就是这两人。

那日她不知内情还当着姚守宁面胡乱猜测……

冬葵定了定神将心思重新拉了回来姚守宁此时提到那拿回来的两本书想必也不是随意买到姚婉宁既然吩咐烧书说不定那书本是与世子相关还涉及到了代王地宫的事。

现在姚守宁问起这书册她怕众人举动坏了小姐的事。

“好!”

姚守宁一听这话不由松了口气。

陆执当时抄这两本书给她原意是让她大概了解一番王侯坟墓让她心中对于挖坟顺序有个了解。

哪知两人运气如此之好头一遭出门挖坟就遇到了事故引起了朝廷警惕。

自此之后王室定将陵墓看得很紧再想挖皇室祖坟可不容易了那两本书烧得正是时候——就是有些可惜陆执抄写一番的心意。

“不对。”

姚守宁想到此处心中一紧。

她自小到大运气虽说不坏但也没有好到如此地步一来就碰上大事点破妖族阴谋。

有没有一个可能是妖族谋划多年早早的就已经破坏了大部分皇室陵墓将这些皇室尸首玷污呢?

当夜两人遇蛇之事并非两人运气来了无意中发现了大秘密。

——而是陆执与她选中的代王墓只是这些早就被破坏的皇室陵墓之一呢?

一念及此姚守宁汗毛倒立!

她面色微微一变冬葵已经备好了热水唤了她一声后便出门端饭去了。

姚守宁想到这些事哪里还坐得住掀开了被子起身。

寒气迅速将她包围她打着哆嗦自己伸手穿衣下地时一个踉跄险些跪了下去。

高烧虽说退了可躺了几天身体仍是虚弱恐怕要养两日才能恢复平日的样子。

姚守宁头晕目眩又静坐了片刻这才匆匆将自己打理一番后准备前往柳氏的房里。

冬葵提了食盒进来时就见她抱着门框直喘气的样子不由吃了一惊:

“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我要去我娘那边。”

她要去寻柳氏让父母找人去将军府带个信使世子提高警惕。

“可是可是你不是饿了吗……”

冬葵有些诧异不解姚守宁也不知道与她如何解释只是道:

“你提着东西我们去娘那边再吃。”

小丫环只当她是担忧柳氏见她一脸着急便也不坚持连忙一手提了东西一手上前扶她。

主仆二人急忙往柳氏房中赶一到柳氏房中便见到了满屋的人。

不止是姚婉宁三人在大哥姚若筠也在。

屋里气氛有些怪异柳氏脸色苍白神色萎靡仿佛一夜之间整个人丧失了精气神眼睛布满了红血丝看到姚守宁过来的时候她缩了缩肩膀脸上露出小心翼翼的神情: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